外来的和尚念不好经 Uber入华遭遇水土不服

    发表于 2014-07-21 14:55:41 - 新闻中心  点击:  作者:qianyl

  • uber

    外来的和尚念不好经 Uber入华遭遇水土不服

    Uber作为全世界最为成功和知名的租车企业,终于在近日召开发布会,宣布正式进入北京。这是继上海、深圳、广州和香港之后,Uber在中国布局的第五个城市,也是Uber在全球范围内服务的第100个城市。今年6月,Uber再次完成14亿美元D轮融资,估值达到182亿美元。

    但是,作为中国本土企业易到用车、大黄蜂(现已改名为“一号专车”)的始祖、伴随着成功光环进入中国的Uber,却在扩张中国的过程中遭遇了尴尬的阻力。从涉嫌非法运营,到难以参与本土企业正面竞争,从缺乏中国基因到本土化进程乏力,Uber在中国的土地上遭遇了几乎所有国外企业入华的最大问题:水土不服。

    游走政策灰色地带 Uber涉嫌非法运营

    据了解,在美国Uber最先开通的城市,比如旧 金山 、纽约,私家车可参与商业运营,所以Uber在美国的扩张走得顺风顺水。而在其他地区,如欧洲,Uber的进入都掀起了当地出租车司机的群起反击、罢工。在疯狂的扩展过程中,Uber逐渐形成了一套“先进入市场,再抗衡现有法规,获得群众支持,继而修改法规”的野路子,这一招虽然很野蛮,但由于Uber为群众用户提供了相比较更超值的服务,依靠用户的支持,却也屡屡成功。

    但在中国市场,私家车参与商业运营会被直接定义为“黑车”及“非法营运”,而在中国市场耕耘了近三年的易到用车及大黄蜂,都为Uber的进入提供了既有模式范本:租车公司与第三方车辆租赁公司签约,获得旗下车辆的调派权,而车辆司机则与另一劳务公司及租车公司两方分别签约,这样四方合同就保证用户叫车之后,租车公司可调派一辆车辆及一个司机,而对于私家车及车主来说,只是“碰巧”被借调到了一起,经过这个洗白程序,“黑车”就可以上路接单了。

    Uber进入中国也正是采取了这一途经规避“非法运营”的政策风险,但实际上,这是利用了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,所面临的政策隐患十分严重。

    “直到现在,如果易到司机在飞机场等地等客人的时候过于高调,还是会被交警扣下,即使易到参与调解,也依然会被处以几万元的罚款。”一名易到用车的司机对TechWeb表示,“而且,为了应对Uber入华的压力,易到用车把价格降到了15元半小时起租,这对出租车群体利益造成了冲击,完全是在作死。”

    据了解,Uber在北京地区现提供奥迪A6作为服务车辆,起步价为18元,每分钟0.7元,每公里3.85元,最低消费30元。这个服务费用与易到用车相比基本持平,与出租车相比虽然高,但考虑到Uber的舒适度和服务,依然在一般用户的可接受范围之内。在此价格基础上,如果Uber及易到用车等继续扩张,对于出租车的冲击会越来越明显,政府介入监管,也仅仅是时间问题。

    本土模仿者盘踞市场 竞争难度大

    作为中国本土对Uber的模仿者,易到用车及大黄蜂的租车业务已经发展了近三年。截至现在,易到已在中国覆盖了70多座大小城市,大黄蜂旗下的车辆数量也已过万。6000万美元的B+轮融资也让易到用车有着强劲的发展势头。

    但反观其始祖Uber,虽然在美国等地已经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率极高的出行应用,但在中国,Uber参与竞争的力量依然弱小。

   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表示,“北京市场Uber首先进军高端领域,投放的车辆车型多为奥迪A6,并力求用户在叫车后5分钟内抵达。”但据了解,Uber目前在北京仅仅覆盖在三里屯及CBD地区,北京其他地区暂时还无法提供全套完善的用车服务。

    有关于北京地区运营的车辆数量,Uber并未对外公布。TechWeb询问其工作人员时,其也表示这个数字暂时处于保密状态,同时她也向TechWeb表示,Uber在北京车辆的增长速度非常快。

    但业内人士向TechWeb透露,Uber所称的增长速度快仅仅是一个文字游戏罢了。例如从10到20,是100%的增长,但是绝对数量依然很小。考虑到现在Uber覆盖的服务范围,如今Uber在北京运营的车辆数量应该很少。而未来Uber需要引进更多豪华轿车及有经验、高素质、态度好的司机进行服务,这一扩展举动的难度也将非常大。

    就在最近,大黄蜂忽然改名“一号专车”,整体格调都进行了转换,在资费上也与易到靠齐,大有正式参与群体用户争夺之势。而易到在完成B+轮融资之后,也加快了摆脱合作方租赁公司的束缚的脚步,开始培养自己的司机、车辆平台。

    在中国市场的竞争,Uber已经拿出了很大的力气,建立分公司,招聘团队成员,召开发布会,提升服务车辆数量等等。但据TechWeb了解,Uber北京团队的常驻全职员工仅仅有3人,整个北京业务团队也仅仅10人左右,这与易到及大黄蜂百人规模团队的效率自然无可比拟。

    而在面对难以取得突破的中国市场,Uber在美国本土市场也遭遇了另一家企业Lyft的突击战。据了解,Lyft是一款拼车应用,用户可以搜索附近可用车辆进行拼车出行,乘客付款价格通常是普通打车价格的80%。Lyft将自己的服务描述为就像是“根据你的需要出现的有车的朋友”。

    Lyft的出现,抢占了Uber大部分服务司机,在使用Uber的同时,他们也为Lyft用户提供服务。双方在今年春季开始了美国版的“打车应用大战”,互相相继减少司机佣金、提供更高补贴,轮番调低乘客端服务价格以提升使用量。

    后院起火,Uber面对的烦心事远不止北京这个市场提出的难题。

    中国基因匮乏导致Uber本土化进程乏力

    虽然对中国市场极为重视,但Uber与其他大部分进入中国的企业一样,中国的游戏规则和互联网状况对于他们来说太复杂,水土不服,成为Uber中国本土化进程中乏力的最重要原因。

    在与Uber员工交谈的过程中TechWeb得知,Uber北京团队大多来自于 谷歌 中国等外资企业员工,思维较为西化。只有小部分员工来自于 腾讯 等公司,但这也并不能解决Uber团队思维模式西化、不接地气的问题。

    在支付环节,Uber选择了与 支付宝 达成合作——这似乎是Uber在本地化进程中唯一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,但这也是Uber在开通北京试运营后,被用户发现应用无法绑定信用卡之后采取的措施。

    而据其他媒体报道,由于中国信用卡盗刷现象严重,大量用户通过互联网购买被盗信用卡用于Uber打车,导致Uber产生高达15%的坏账,再加上Uber在推广初期发放了大量优惠券,导致Uber在华业务正处于严重亏损状态。

    对于很多国外企业来说,中国团队的建立,基本都会与总部战略产生冲突。对于一个外国互联网企业来说,他们根本就不会理解辛苦的地推、事无巨细的公关、与本土企业合作的重要性——如今的中国版的Uber仍在使用在中国服务并不稳定的谷歌地图。而当易到及大黄蜂的广告铺满了写字楼、地铁、网页时,Uber仅有的小部分用户还在为Uber到底是念“优波儿”还是“乌波儿”纠结。

    此外,Uber正准备在国外推广良好的Uber快递业务引入中国。Kalanick在发布会上称,不久中国用户就可以享受Uber Ice Cream服务,用户可叫来冰淇淋车,选购冰淇淋。而Uber Rose业务,则可以为你送来及时的玫瑰花。在中国,Uber还为中国用户特别定制了Uber Liondance节日舞狮服务。中国用户可以通过Uber招来一个舞狮团队表演一段舞狮。——但实际上这些服务让国人很不解,有谁会叫奥迪A6来只为给你送一个冰淇淋或一捧玫瑰花?或是从高档轿车上叫来一组金黄毛发的“狮子”在你办公楼内跳一曲欢快的《过年好》?

    而且,快递业务在国内也正面临的相关政策的监管,“人人快递”就因为模式问题被强制申请快递牌照,Uber一旦推出快递服务,相信也会被有关部门注意。

    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对TechWeb表示,易到用车有着市场先发优势,更多的用户都有着很高的产品忠诚度,基本都会重复使用易到用车,且易到为用户提供高附加值的体验。“中国用车市场实际上门槛很高,易到作为耕耘了几年的企业,并不惧怕竞争。”

    虽然Travis Kalanick表示Uber的故事才刚刚起步,但是Uber在中国的发展脚步确实需要加快。在中国急剧变化的互联网业内,任何一个错误或者偏颇的战略或决定都会导致企业丧失机会、一蹶不振。Uber保持有国外企业一贯的认真、简单、自信的特征,却恰好缺少了在中国打拼最缺少的精明、聪慧以及迅猛。从“外来的和尚好念经”到“外来的和尚念不好经”,Uber在中国遇到的困难还有太多,如何及时转变心态、吸取当地人才,做好本地化,将会是Uber下一步面临的最大挑战。